琚宾
其他作品

琚宾新作:二 木

2019-01-10 16:20:14     浏览:40515
案例描述

撰文:琚宾 我向来喜欢给项目起名字,带着各种期许与设定,或许已不仅仅只是拟人化。要好看,要耐看,要有性情、有气质,要不同俗、不自媚,要在寄托精神层面的同时满足功能需求,还要能随着时光变、年岁增、科技日新月异地更新不落伍……有这种标准要求,设计确实是件永无止境的事,当然,乐趣同伴始终。这套叫“二木”,比起“小白”,是另一种角度的“素”,可能进入后会感觉更自在、更放松一些。

玄关 一层和地下一层都有庭院,其实“二木”的命名以及其包含的基调本身,也是源于这庭院基础。于是堆了草成坡,有褶皱,去起伏,有显有藏。移来的时日尚短,各类树叶还未葱葱,但从枝桠上也能想象出全盛时的模样。还叠了石为山,就在筑得的小池那端,印的一池子水都深了起来。其后的岁月里,白墙会有雨迹,有苔痕,光阴混进去,这小山小水也就成了大写意大山河。院子里种了株枫,还有银杏和松,随着季节,庭院里素山绿水红叶黄花白果浅草地交替或同时出现的,想来,感觉不错。浓似春云淡似烟,参差绿到大冬天,至于落雪,估计又是另一番景象了。
客厅 双客厅、双厨房,都不大,相互呼应。中空挑高,二楼起居室与楼下对望。空间关系有模糊的交织,有相互的连续和呼应。用美学的视角借着材料在天、地、墙以及家具间游走来建构体块关系,靠这种建构来承载多元且丰富的空间情感,结合地域地去描绘出带着倡导的生活方式。从回望传统文化的绘画里,演绎出独特且适合的图案,是建构载体上的一处不经意的风景,是隐喻也是表述。
一层 如果说“小白”属于当代的设计思考,有着距离感以及对未来的期许,用的是极简的表述方式,那么“二木”用的则是非常落地的东方的思考,有着天然的亲近感。这和木本身材质有关。东方人喜欢用木来构建,从白屋到朱楼,从庙宇到殿堂,王朝更迭、家族兴盛,修葺、重建……木的品级有区分,而本质并无差别。木的材料本身和人的关系是多重的:与自然,与时间。其本身有生命,有温度。
西餐厅